学校戏剧,不专门的工作处偏动人

图片 2

校园戏剧一定要让人耳目一新

时间:2018年12月07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

  第六届中国校园戏剧节在京举办,戏剧界向青年创作者表达期望——

  校园戏剧一定要让人耳目一新

  第六届中国校园戏剧节近日在京举办,参加展演的13台剧目中,音乐剧《你好·青春》
、话剧《追梦年华》
《支教老师来了》等校园生活题材作品给点评专家和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对校园戏剧的期待,是写学生的生活,让社会看到今天的在校生的情感、思想状态。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当代室原主任刘平说:“创作者处于青春期,作品也应该具有青春期的特点,浪漫、飞扬,表达青年向上的心情,我更看重这样的作品的价值。

  中国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刘晓翠表达了同样的期待:“创作者要沉下心来,多写自己,多演自己,表现这一代青年,尤其是在校生的青春、梦想、追求、困惑、痛苦等。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邹红担任了六届中国校园戏剧节的点评专家。她认为,音乐剧《你好·青春》
、话剧《种子天堂》 、梦幻版昆曲《牡丹亭》代表了校园戏剧的不同方向。
《你好·青春》是真实的同学之间的故事,讲述他们的矛盾、相互理解和共同奋斗;
《种子天堂》是“校史”题材,学生通过查阅资料、采访、创作,演绎自己学校历史上的先辈前贤的故事;梦幻版昆曲《牡丹亭》是学生以年轻的方式在校园中传承古老的戏曲。

  “创作演出人员以师生为主,不熟悉的题材不要硬写。
”刘平说。“舞台呈现不追求宏大、奢华,重在和表演、表达相协调。即使触及重大题材,考虑问题也要从学生的角度出发。
”邹红说。“除了写校园,对现实题材、历史题材有独到的体会也可以尝试,不是模仿已有的作品,要大胆探索属于青年自己的表达方式。
”刘晓翠说。

  点评专家对校园戏剧的期望,呼唤着青年创作者肩负起戏剧的责任。

  探索独特戏剧样式

  “不同的创作主体,比如国有院团、民营院团的功能、任务其实是不同的,校园戏剧也应该同其他团体创作的作品有所区别。
”刘平认为,在客观上,校园戏剧的创作演出力量、制作条件等方面不能也不必和专业的、职业的团体等量齐观,所以校园戏剧必须打出自己的特色,突出自身的价值定位,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每届校园戏剧节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都是一些清新、质朴的作品。

  “专业团体追求成熟的、经典的作品,校园戏剧允许不成熟,它的稚嫩、不足不是缺点,而是特点。但是,一定要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目的不是一争高下,而是通过戏剧创作、演出来自我教育、提高艺术修养。创作者必须保持真诚的创作心态,认真写、认真演,诚实地追求艺术理想,诚实地表达内心感受。
”刘平说。

  “问题固然存在,比如一些作品由于创作者还年轻,对题材的挖掘还不够深入,一些作品排练时间不够,舞台呈现略显青涩等,但对于校园戏剧来说,不那么完美也是一种美。

《中国戏剧年鉴》副主编李小青认为,对于校园戏剧来说,勇于参与、乐于参与是第一要义,在参与中得到实践机会,对于艺术素养的提高、人生经历的丰富都有着特别的意义和价值。

  “校园戏剧中,同学们自己创作、自己演,那份真挚是取代不了的”
,邹红认为,为保持这种真挚的本色,前期创作最好由学生自己进行。有一些剧目请老师或专业人员写剧本,即使创作者深入体验生活,也有很高的技巧,但年纪不同、视角不同,写出来的语言、细节就不是自然生长出来的,老师、专业人员可以作为辅助,对学生创作进行后期润色。

  “校园戏剧固然不能和专业院团的作品去比较,但创作演出的标准不妨定得高一些。
”刘晓翠说:“创作目标要高远,审美要高级,眼界、思维层次要高,创作者、演出者也要选高水平的,只有高标准,才能促使大家向尽善尽美去努力,当然,校园中创作、排练、演出受到各种限制,最终未必能尽善尽美,不必强求。”

  另一方面,刘晓翠表示,参与校园戏剧的“门槛”要低,“校园戏剧社应该允许零基础的同学加入,‘门槛’只有一个,那就是喜欢,欢迎一切对戏剧、表演怀着热爱的年轻人,鼓励他们走上舞台、面对观众,享受戏剧的快乐,在排演的过程中,不断提高自身的艺术欣赏、舞台实践能力,这是校园戏剧的重要功能之一。

  接续优良戏剧传统

  “校园戏剧是中国话剧发展的摇篮,很多戏剧家都是从校园戏剧走上戏剧道路的。
”刘平说,像洪深、欧阳予倩、田汉、曹禺、赵丹、朱琳、刁光覃、蓝天野、苏民等,都是先在校园里演戏,后来参加剧团,最终成为戏剧艺术家,“校园戏剧是一条自我培养之路,比如春柳社之于欧阳予倩,南国社之于田汉,他们后来成为中国戏剧的奠基者,校园戏剧社团功不可没。

  这个传统今天依然在延续。在刘平的视野中,很多民营剧团的成长,其根底来自校园戏剧。像赵淼的三拓旗剧团,是在他高中时期就创立的;黄盈、李伯男等戏剧人,从戏剧院校毕业以后自己组织剧团;今天,很多民营剧团的演员也都是青年学生。很多戏剧爱好者一开始并没有专业背景,经由校园戏剧走上了专业道路,比如邵泽辉、黄盈,原本都是理科生,后来都成了优秀的戏剧导演。

  “我们鼓励同学们积极参与,让戏剧艺术首先在高校普及,只有充分地普及了,才会有好作品呈现在展演中。
”邹红说,要树立一种理念,校园戏剧不单是课外活动,“现在世界范围内有很多国家重视戏剧,把戏剧作为一种教育手段来推广,学生自主创作的过程比课堂学习的效果要好得多,学生可以通过戏剧开拓思维,比如演员怎么配合,一个文本怎么在舞台上变得具体可感,创造性思维、逻辑思维、把抽象变为形象的能力都是通过戏剧培养而来的。

  “以前只有北京、上海办大学生戏剧节、校园戏剧节等,现在广州、武汉、重庆、天津,吉林、内蒙古等地都有这类活动,上海还有中学生戏剧节,这是值得肯定的。
”刘平表示,把戏剧人才比作金字塔的话,专业院团崭露的是塔尖,校园戏剧培育的就是塔基,戏剧未来广大的观众也应该从校园戏剧中培养,由此观之,校园戏剧作为基础艺术教育具有重要的价值。

  新闻学院、环境学院、法学院、热能系、机械系、水利系……在清华大学原创校园话剧《马兰花开》的演员名单上,可以发现这部作品的主演,都是非艺术专业的学生,而且有很多还是理科生;在北京科技大学原创校园话剧《绽放》的结尾,一个边弹边唱的情节中,饰演女主人公的同学控制不住哭泣,把歌唱破了音。但这两部作品在前不久举办的第四届中国校园戏剧节演出现场,都曾多次赢得观众赞许的掌声。

图片 1图片 2

  校园话剧,尤其是非专业的作品,常常以其朴拙的创作、真挚的表演引起人们共鸣。应当怎样评判这些“非专业”中的好作品,这种“非专业”又给话剧艺术带来了什么?

第五届中国校园戏剧节闭幕 未来将加大培植力度

  真诚、投入弥补表演功力不足

在话剧《大明四臣相》的精彩演出中,为期九天的第五届中国校园戏剧节11月26日晚在上海戏剧学院落下帷幕。

  “这是一种璞玉的美。论声音的洪亮、表演的扎实,他们也许不如专业的,但他们有专业表演者不能比的优点,比如特别真诚,特别投入。”表演上稚嫩淳朴,却传达给观众艺术的追求,这是“非专业”带给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戏剧评论家邹红的感动。以《马兰花开》为例,一个博士生在短短两个小时的舞台上,饰演邓稼先走过从青年到老年的生命历程,表现他心理、生理变化时的声音拿捏、肢体动作把握都不是易事;一个本科生饰演邓稼先年迈病重的母亲,一边咳嗽、发抖一边哭泣、说话,同时还要表现出欣喜。邹红表示,她能感觉到他们在尽自己一切力量,令表演看起来自然、真实。

第五届中国校园戏剧节于11月18日至26日在上海举办。期间,来自中国24个省市区的29所高校的剧目分别在专业组、普通组和短剧组参加演出。参演的原创剧目题材广泛,或描写历史人物传奇人生、或塑造讴歌当代人物不朽精神、或以话剧形式诠释中外作家传世作品……这些演出给观众带来艺术享受的同时,其所取得的艺术成果也带来不小的震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