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鉴赏丨有名气的人画笔头下的鹰、齐渭青

图片 11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齐白石 鹰

白石山翁小像 马明宸

7月17日,由北京故宫博物院与北京画院合作举办的“清平福来——齐白石艺术特展”在北京故宫午门和西雁翅楼展厅开展,展览从两家机构珍藏的齐白石作品中精选出200余件绘画、篆刻、文献,以“天道酬勤”、“扶梦还乡”、“老当益壮”、“白石篆字”4个部分,全方位、多角度地呈现“人民艺术家”齐白石老人勤勉艰辛的探索,心系故土的乡愁,老而不颓的豪情,刀锋印痕的心相。

松鹰是齐白石最喜画的题目之一。迄今所知,他的松鹰图都作于定居北京之后,从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先后画过很多不尽相同的松鹰图。

  齐白石的一生坎坷曲折,经历了不少的奔波劳碌和颠沛流离,他从被动的离乡背井到主动的艺术游历,从长江南到黄河北,可谓足迹半天下。从总体上来看,齐白石的艺术足迹以湖南湘潭和北京两地为中心,在这两个中心之外的西北和东南地区,齐白石又有过短期的盘桓和逗留,出行的动机和路线各不相同。齐白石中年时期的外出更多是因为谋生的需要,他进行了“五出五归”的壮游、颇类古代幕僚的宦游,区域主要集中在关中和岭南地区。晚年移居京华、画名大显之后,齐白石又应各地文友和知音的邀请有过几次游历,赴河北、四川、江苏等地,这时他的出行大多是因为省亲、客居作画或举办展览等,可以说比前一个时期的“五出五归”更加具有艺术游历色彩。艺术活动的地理区域是研究齐白石的一个重要角度,齐白石的游历对于他的画路与取材都是有影响的。以此来观照齐白石的艺术人生,我们会有许多新的发现。

图片 5

白石画鹰及题诗,多有所寄。他的家乡多松多飞禽,画松画鹰不免勾起乡思。当然,齐白石作画并非都有寄寓。作为猛禽,鹰体现着一种刚健有力之美。把鹰画得真实生动,笔墨苍劲有味,不题诗人们也能获得某种精神享受。

  齐白石自1864年出生一直到1917年北上避乱,其中53年的时间他是在故乡湖南度过的。在湘潭齐白石经历了从一个放牛娃到木匠学徒、再到民间画师的身份转换。齐白石出生、成长和学画都是在湘潭县白石铺杏子坞星斗塘,在这里他拜师学画并开始卖画,
27岁起齐白石终止木匠生涯,在杏子坞、韶塘一带为人画像谋生,后来在方圆百里逐渐产生了些影响,就获得了机会到湘潭县城为人画像。1900年36岁的齐白石承典了距离星斗塘五里远的梅公祠的房屋,造“借山吟馆”并逐渐进入地方的诗文交游圈,还组织了龙山诗社。齐白石的绘画题材有一半以上是他家乡的风物,芋荷鱼虾、棕树竹鸡这些都是他家乡的常见景致。即使在离开湖南之后,他的画材依然如此,可以说齐白石绘画取材的基本格局是在这个时期奠定的。另外在湘潭,齐白石还结识了郭葆生、夏午诒等人,后又拜师王闿运,郭、夏、王三人以及龙山诗友都是有功名的文士,他们多为乡居的候补官员,以书画为媒与齐白石建立了很好的关系,他们后来宦游的机缘又进一步成为齐白石远游的契机。

图片 6

图片 7

  1902年,郭葆生、夏午诒二人同在西安,他们致函邀请齐白石。齐白石前往西安教二人的夫人与子女学画,并趁机游历了西安碑林、雁塔及牛首山、华清池等名胜,还经由二人介绍进一步结识了清末名士樊增祥。这年夏午诒又赴京,他再度邀齐白石同行,齐白石过黄河抵京,这是他首入都门。6月齐白石由天津登海轮,绕道上海,再坐江轮转汉口回到湘潭,这是齐白石平生的第一次远游。1904年齐白石又应其师王闿运之邀游江西南昌,参与诗文雅集,春往秋归,逗留了半年的时间,此为齐白石的“二出二归”
。1905年齐白石还应广西提学使汪颂年之邀赴广西游桂林、阳朔;
1906年他再由广西取道梧州赴广州寻亲;这时正好郭葆生在钦州,齐白石又到钦州短暂停留,秋八月方才回到湖南。1907年郭葆生再邀齐白石到广西梧州、肇庆,并随军到东兴领略了越南风光,是年冬返乡。1908年齐白石又应罗醒吾之邀游广州,直到1909年他才由广州再回到钦州会晤郭葆生;
7月齐白石经上海游苏州月余返乡,这就是他为期八年的“五出五归”游踪。

齐白石 鹰

  八年间齐白石交游文友、开阔眼界,行万里路采集画稿,这对他的艺术大有裨益。其后一直到1917年,齐白石进入一个幽居乡里的悠闲时期。这段时期齐白石在家中整理远游期间所得的画稿,他的山水画创作高峰正在此时,其两部山水画经典作品《借山图》与《石门二十四景》均是以远游画稿为基础创作而成的。尤其是广西之游让齐白石获益良多,齐白石《借山图》中的《绿天过客图》即得稿于此,并且在钦州他见到了成熟的荔枝,从此便开始画此题材。还有最让齐白石恋念的就是桂林山水,他认为天下山川莫过于此,称“老夫看惯桂林山”
,以致他山水画中的经典山川形象几乎定格于此,直到晚年,他笔下的山峰形象被世人称为“馒头山”

齐白石画鹰,追求真似生动,把鹰画得精气活现,有雄视苍茫大地之慨。把鹰与松画在一起,不仅是因为鹰常落松枝,也因为松元身具有一种挺拔不凋、不惧风雨的品质。齐白石画的鹰就是鹰本身,它们与苍松巨石为伍,是人的自然对象。

  1917年,家乡的匪乱打破了齐白石宁静的乡居生活,他不得已只身北上赴京,此后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两地往返并终于1919年定居北京,此后直到1957年逝世,齐白石在北京度过了38年的时间。齐白石选择了北京,北京也选择了齐白石,这是他事业上逐步走向辉煌的时期。北京作为古都,又是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这对于齐白石的画名成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北京时期的齐白石已经进入了中老年,这个时期齐白石遭遇京华画坛的风气影响,他在原来的画风基础上开展“衰年变法”
,再变画风,由野逸走向烂漫,成就辉煌,最后成为京派画坛的一支生力军。这个时期齐白石的生活趋于稳定和优裕,他尽享天伦之乐,同时卖画、交游、授徒,活跃在京城文化圈,拥有了一个相对安逸闲适的生活,从湖南的“乡巴佬”变成了古都的“北京爷”
。北京生活让齐白石的画路再开,他开始画北方的动植物,牵牛花、玉兰花、鹌鹑、乌鸦这些又都成为齐白石鱼蛙游虾之外的另一类经典艺术形象。另外,齐白石晚年还画了一批工虫画,据专家考察,发现其中大多为北方虫豸,说明这也是齐白石居京之后的创造。

齐白石画松鹰体现着力量,有时还洋溢着对英雄的渴望颂美之情。但老人笔下的松鹰,从来不一味强悍,而总是在强悍中含着清峻、飒爽,和某种程度的孤独感。老人也很少画雄鹰窃视松鼠鸟雀,或者捕捉与躲藏的种种状态。这与他画小鸡捕食、螳螂举刀一类有情有趣的画面相当不同。画雄鹰有肃然景仰之意,画鸡雀草虫则有亲切爱怜之情。

  随着功成名就和社会影响力的增加,这个时期齐白石虽因年事渐高、外出不多,但是因为回家省亲、外出作画以及以展览为契机的短游也还是少不了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刚刚移居京华的齐白石就回湖南省亲四次,他回归故里探望亲友,散财乡里、接济乡邻。1921年,齐白石又应夏午诒之邀赴保定曹锟府作画并逗留数月。曹锟生平好以关羽、岳飞自比,齐白石为其画关羽像、岳飞像并赠印数方,是年齐白石由保定返京。1936年,齐白石再应四川省政府主席王瓒绪之邀,携胡夫人及子女溯江入蜀,历时四月余,他在四川游历山水、拜访同道,作书画以及篆刻馈赠王瓒绪。但是王瓒绪最后却没有付给足够的润资,齐白石心中颇感不快,他便于日记中记下此事,并隐去王的姓名。

图片 8

  上世纪40年代,民国政府在南京举办溥心畬、齐白石画展,齐白石受邀前往,并晤蒋介石。这是他民国时期最为辉煌的一次游历,也是齐白石最后一次离京远游。此后回京直到逝世前的十余年,齐白石再没有离开过北京。新中国成立前夕,京华名流纷纷离京赴台,齐白石以年高为由拒绝好友的劝说而留京;1954年沈阳东北博物馆举办“齐白石画展”
,邀请齐老参加,这时的齐白石主观上想去,但是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了,他只能画巨制助兴。再后来,齐白石就把他的足迹永远地定格在北京,真正成为古都画坛上一块岿然不动、巍然屹立的“奇”“白石”

齐白石 鹰

图片 9

齐白石 鹰

图片 10

齐白石 鹰

图片 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