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远征演”饭铺”:人艺那面旗帜得撑住了

图片 3

图片 1

北京人艺改革发展40年 “戏比天大”

问:北京人艺到底是个什么组织?为什么那么牛?

图片 2

改革物语

图片 3

  本组图/重庆晨报记者 许恢毅

9月7日晚上7点,王府井大街22号的首都剧场内,深红色的帷幕缓缓拉开,聚光灯照向舞台中央,一场反映三个时代下北京古玩界风云变幻的大戏——《玩家》正在上演。

北京人艺呢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专业的话剧团,最早始建于52年,首任院长为著名剧作家曹禺,现任院长任鸣。下面我们聊一聊北京人艺的前世今生。北京人艺刚组建的时候,就得到了老舍先生的大力支持,北京人艺是很幸运的,在它建院之初,便得到了老舍先生的支持,当年《龙须沟》的上演,确实是轰动话剧界的一件大事儿。

  今晚,北京人艺经典话剧《茶馆》将上演重庆晨报专场,献礼本报18岁生日

这部由冯远征、梁丹妮、闫锐等主演的话剧横跨改革开放四十年,反映了北京古玩行当内不同身份的百姓求真辨假的故事。

在话剧演员中似乎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无论是剧团还是演员,要说你的能力和本事有多大?那就要看你也没演过曹禺大师的《雷雨》,反映出每个人对它的理解以及个人的知识水平及艺术修养。

  今晚7点半,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经典之作《茶馆》的重庆巡演就将迎来重庆晨报18周年成人礼专场。为此,在昨晚的演出开始前重庆晨报记者专访了《茶馆》中“松二爷”的扮演者冯远征。

落幕后,观众们在前台的留言簿上写下评语,“冯远征老师,您演得很真实”、“好奇你们买来做道具的瓷器多少钱?”、“大家都是从哪儿学的北京话,这么溜”……厚厚的本子已写满五六十页。

“京味儿话剧”成为了北京人艺的一大特点,很多名家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有着北京历史文化的熏陶,“京味儿”天然而成。像早前的《龙须沟》《茶馆》《骆驼祥子》《女店员》,像后来的《小井胡同》、《鸟人》、《旮旯胡同》、《古玩》等,都有着浓浓的京味。

  现在想得最多的是传承

1952年6月12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成立,到今天它已经走过66个春夏秋冬,成为国内最负盛名的话剧院。

要说北京人艺为什么那么这么牛?除了他牛逼的历史,它的旗下还聚集了一大批优秀的艺术家,比如像濮存昕、徐帆、陈小艺、梁冠华、杨立新、何冰、冯远征等等,他们每个人取得的成绩都是不可小觑的。

  昨天傍晚,晨报记者赶到重庆大剧院时,冯远征在化妆间正准备上妆。他告诉记者,自己和濮存昕去了一位重庆90后中医开的医馆。

时光荏苒,北京人艺也历经了经济转型带来的阵痛,文化市场改革浪潮的冲击,
但在北京人艺每个演员心中,不管时代的风云如何变幻,不管外界的时尚流行如何演变,他们始终恪守北京人艺后台门檐处那块牌匾:“戏比天大”。

北京人艺的演出可以说是遍及全国,甚至是香港和台湾地区,其鲜明的京味话剧风格,早已被观众所接受。有些剧目更是远赴德国、法国、日本、加拿大、新加坡等地演出,更是把中国文化播撒到了世界各地,我们为他们点赞。

  “这是我徒弟余少群介绍的,说是正骨挺不错的。今天就去试了试。”白衬衫、牛仔裤加运动鞋,一身休闲打扮的冯远征显得很满意。冯远征早已不是第一次来渝。说起前晚的首场演出,冯远征说,重庆观众没令自己失望。

世界声誉

简单点儿说,北京人艺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简称!

  当晨报记者问起,电影、电视剧和话剧舞台,自己更喜欢哪一个时,冯远征略有迟疑地表示,自己也不太能说清楚。“话剧是本行,是自己必须去做的,这个没得说。”冯远征表示,自己当年进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经历了从老艺术家培养,到现在独挑大梁的全过程。“这种感情,我可以不客气地说,其他像中戏、上戏后进来的,是有很大不同的,情感要更深厚一些。”

三个月前的6月16日晚,中国经典话剧之一的《茶馆》在首都剧场完成了它的第700场演出,距离1958年首演,已经跨越一个甲子的时间。这也是自1978年复排《茶馆》以来,第二代演员的领衔出演。

背景概括:

  “现在我们站在舞台上,有了一种承上启下的感觉。”冯远征说,“老艺术家都退了,你开始冒出来了,再也没有人替你顶房梁了,北京人艺这面旗帜得撑住了。”所以,自己目前想得最多的就是怎么想把旗传下去。

近年来,每当《茶馆》临近上演,就会出现“一票难求”的现象。赶上去年北京人艺建院65周年,有观众为了能看上《茶馆》,深夜3点在现场排队买票,开票不到一小时,最高价位的680元票全部售罄。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国家拨款的(正局级)事业单位!

   情感上放不下“松二爷”

在《茶馆》中饰演松二爷的冯远征感慨,“现在的口碑和票房得益于老一辈演员对人物形象的创作和塑造,他们在《茶馆》中的表演登峰造极,我们是沾光。”

北京人艺的主要职责:从事话剧艺术生产与经营,为观众服务。话剧艺术生产,舞美设计、制作,首都剧场、人艺小剧场、人艺实验剧场管理,影视制作经营,艺术人才培养以及相关艺术产品的经营。(源于北京人艺官网)

  当然,对冯远征来说,电影、电视剧也是不会放弃的。他特别举例称,像出演《一九四二》的经历和角色感受是空前绝后的,“无论演多久话剧,也得不到。”只是,“今后要再接这种要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天气里拍的苦戏,我也得想想了。”

时光倒回四十年前,1978年4月6日,经历十年“文革”浩劫后,北京市委正式恢复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名称,北京人艺又可以排戏了。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事业编制377人,在职人员278人;聘用人员34人。离退休人员213人,其中:离休29人,退休184人。(源于北京人艺官网)

  另一方面,他觉得自己演一辈子话剧,也不太可能获得像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那样高的认知度。“当然,为了话剧,我也放弃了《梅兰芳》和《非诚勿扰2》,我也不觉得后悔。话剧是必须去做的,特别是人艺的。剩余的时间我才去做别的。”

正值老舍先生诞辰八十周年,北京人艺决定复排《茶馆》。

下面鹏哥就要重点说说,这个组织为何这么牛?!

  冯远征说,自己对每个演过的角色,都付出过心血,“这些对我的成长很有帮助的,所以它们的情感非常深厚的。”

在一部纪念北京人艺60年发展的纪录片中,饰演常四爷的演员郑榕提到,焦菊隐导演坚持现实主义的表演方式,要求他们深入生活,去老式茶馆里喝茶,听戏。“那会儿演松二爷的黄宗洛接到角色,立刻就在家里改穿长袍,又买了一对黄鸟,每天出门遛鸟,找人物的感觉。”

牛在,北京人艺话剧舞台的“坚守”!

  此前有报道说冯远征一度抵触“松二爷”这个角色。昨晚,冯远征自己提起了这个话题,“1999年的林兆华版的《茶馆》,是第一次确定我演松二爷。当时,我真觉得自己从外形上看就不合适。给所有能找的人都打了电话,就是不想演。”最终在院领导“不演就辞职”的“威胁”下才接了这个角色的他,而今却直言放不下了。

“童超老师演的庞太监最是绝,听闻那时候北京还有活着的太监,他多次拜访,观察他们的起居生活,听他们讲宫里的故事。人家见过,你说咱能比嘛!”北京人艺的年轻演员、导演班赞觉得,这是老版《茶馆》的天然优势,也是它获得最多认可的原因。

牛在,产生了那么多“德艺双馨”的人物,红了以后,依然在话剧舞台奋斗!

  “当时《茶馆》复排,是前辈和观众都盯着的,对我们来说,很有点破釜沉舟的味道。”冯远征说,自己既然接了肯定不会带着情绪去演,既继承前任黄宗洛老师的好的,又要发扬自己好的。“现在让我不演,我也割舍不下了,真是有感情了。”

1980年,《茶馆》作为中国首个走出国门的话剧,在西德、法国等国家的15个城市演出,其收获的巨大成功使北京人艺成为世界范围内享有盛誉的剧院。

牛在,薪火传承,老带新,一代传一代,不断锤炼(表演)技艺,务实的精神,让北京人艺出来的演员,格外的有风骨!不是你有钱,我就会给你表演!

外媒在报道中称赞,“茶馆仿佛是一部描述1949年中国的入门教材,原来中国与我们的距离,就在二三十米外的舞台上。”

北京人艺的演员,演技好,不浮躁,好似潺潺的山中泉水,口感清爽,细品有甜丝丝的感觉。

两年后,北京人艺又打造了中国话剧史上的首个实验先锋小剧场。那时候,北京街头的年轻人还穿着蓝、灰色的棉布衣服和中山装,社会变革刚刚开始,劳动市场上第一次出现“待业青年”,46岁的林兆华导演决定围绕“待业青年”这一类新人群导一部新剧——《绝对信号》,以想象、现实和回忆穿插的方式展现人们的心理活动。

北京人艺的演员,老中青传承不息,形成了良性的循环,在当年的这个社会,尤为可贵!

一开始,这部非现实主义的戏剧在只有五六排观众席的小剧场里上演,现场只有简陋的旧灯光箱,几盏照明灯和铁架子。但演出却获得观众的喜爱,接连上演百场。

举几个北京人艺演员的例子

外界的争议随之而来,“人艺走的是现实主义风格,这是个另类”,也有人认为小剧场的尝试与北京人艺传统的话剧理念不同。

中生代再老一点的演员,最近大火的电视剧《老中医》里的冯远征,《芝麻胡同》里的何冰,《人民的名义》达康市长吴刚,还有濮存昕,宋丹丹,杨立新,徐帆,梁冠华,胡军,陈小艺,丁志诚等等,这些人,随便拿出一个人来,都足以撑起一部电视剧!

时任院长曹禺公开表示“北京人艺不故步自封,拘泥于一种模式”,于是之等演员也支持这种创新,林兆华开始了更多小剧场的创作。

常年的话剧舞台打磨,让冯远征,何冰这些人的演技日益精湛;非同一般的敬业精神,让制片方,导演,对他们这些人格外的放心!比如吴刚,参演电视剧,如果是早上六点钟拍戏,他四点半绝对会起床,化妆的开始,就是进入表演状态的开始,化妆完,睡觉的浮肿也会消除,这时的演员,是准备好的状态!

那些年,经典剧目的不断复排和新兴话剧形式的创造让北京人艺走在中国话剧市场的前列,也让话剧的发展往前跨了一大步。

北京人艺演员的骄傲,自有风骨,薪火相传,已经去世的演员,英若诚,于是之,朱旭,李婉芬,阎怀礼等等这些人,把表演的火种传给了后来的者!

《狗爷儿涅槃》、《天下第一楼》等经典话剧均诞生于八十年代。冯远征回忆说,在那个时候,北京人艺就是学表演的学生心目中神圣的殿堂。

他们的言传身教,老艺术家的骄傲,让人艺的演员格外的自豪,北京人艺演员身上有一种东西,虽然看不见,但你能感受的到,那就是一种无形的自傲!

发展的桎梏

在表演上,他们是专业的,他们是千锤百炼的,他们是虚心求教的,他们是不断进步的,这是这些优点,造就了北京人艺这些人,让人钦佩的地方!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至20世纪,中国电影电视的繁荣为观众提供了多样化的娱乐消遣方式。网络信息技术的蓬勃发展进一步拉近了观众和屏幕的距离,话剧则处在发展的低迷期。

一句话,北京人艺牛在哪?牛在,专业专注表演67年(北京人艺1952年6月12日成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